军训日记(下)_2000字

陈玲彤 2020-08-12

  军训日记(下)

  2009.9.19        星期二       晴

  匕首操都是营长自己看书琢磨出来的,不多,共八招.所以我们学的很轻松.练一会儿就休息上很长一段时间.

  每打完一招就喊一声,杀.吸引来周边许多目光.感觉好威风.其他教官也还都不会打呢,有些积极的同学就趁着休息时间教起教官来了.

  原来营长有个外号叫阿杜.才艺一定很不错吧.我们都起哄让阿杜来一首.他便教我们唱,我是一个兵.唱的还真不赖.

  2009.9.20        星期三        晴

  旁边的军体拳方块在录象.我们被冷落于一边.许久,领导走过来说,给你们一个任务.和四营的拉歌.有人抗议说:啊?!让我们当配角啊.呵呵,其实有的玩挺不错的.

  两个方块面对面坐定后,教官分别教我们拉歌的招数.

  四营的王教官还拿个喇叭说话.我们要他放下武器.他说阿杜是老师,跟老师过招岂能赤手空拳.阿杜则称他为,关系还挺混乱.

  大家兴致都挺高昂,扯开喉咙大喊:一二三,快快快;一二三四五,我们等的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的好着急.叫你来,你就来;叫你唱,你就唱,忸忸捏捏不像样,像个啥,大姑娘.哈哈哈,一阵笑声,和暴雨点似的鼓掌声.对面也不示弱,拼命嚷着:阿杜,来一个;来一个,阿杜.王教官说:"我们是霸王花,你们是什么?"阿杜楞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笑嘻嘻的说,你们,缠绵拳吧!三营的同学都很配合的齐声喊到:花拳绣腿.......

  四营的在她们王教官的指挥下摘下帽子,边挥动边喊叫.我们三营中有些女生用告状似的口气娇滴滴的对杜营长说:她们用帽子!阿杜做出一幅鬼脸,说:她们好野蛮噢,对吧?四营的唱起了歌,对面的教官看过来,看过来.......阿杜背对着她们,像猴子一样假装四下张望偏是不回头.当唱到,这里的表演很精彩时,我们立刻抓住把柄,说:表演呢,怎么不表演?四营的歌声便小了,散了.

  最后我们都喊得累了,还是阿杜大方.给大家唱了首歌,还配上一段劲舞,太意外了.自然是赢得阵阵叫好声和掌声.还有女生拔了几根草献上去,场面真不亚于明星演唱会呢.

  2009.9.21        星期四        晴

  今早刚集合,营长便让我们坐下.兴奋的和我们讲他想了一宿的成果.原来队伍散开时是先前后再左右,这是老方法.而营长想了一个风车式,向四面同时散开的方法.我们试了一下,既提高了效率对形又好看.大家都觉得棒极了,鼓掌:.

  后来领导来了,把营长叫去.在一旁嘀咕比划了好久.再回来时,营长让我们按原来的规矩训练.下面一片反对声.困惑,不满,失望,小声议论着,或是大声嚷嚷着.可是营长照旧下命令,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波动.

  我轻轻叹息一声,只得向右转.或许这就是军人,绝对的服从没有丝毫怨言.

  练了没多久,就让我们和四营比队列.谁都狂妄的说自己好而教官总是谦虚的称别人好.也分不出个结果来.比赛完后营长领我们到一处坐下.讲我们的不足之处.匕首操,柔中带刚,不像军体拳太过刚,正适合我们.营长鼓励我们说一定可以练好的.营长还说再过几天就要分别,而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带学生军训,希望彼此都不要留下遗憾.他的愿望就是我们能快乐,在快乐中结束军训.看惯了营长平时嬉笑的样子,第一次听他以这样的口吻讲话,大家都安静的低着头.我想此刻我们想的都是一样的,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在会操时出色的完成表演.

  这天军训快结束的时候,阿杜周围站了一圈又一圈的人,让他在军帽上签名,真是个讨人喜欢的教官.

  2009.9.22        星期五        晴

  今日会操演练

  2009.9.23        星期六        晴

  今天上午将把我们十几天的军训成果展现给前来观看的领导.

  每个步骤都彩排过多次了,不再陌生.惟有教官们的表演一直为亮过相.

  每个人都精神饱满.虽然烈日炎炎,可不管怎么苦,这都是最后一天了.匕首操方块的同学互相鼓励,今天一定要做到最好的自己,不留遗憾.尽管没拿到我们要求的匕首,可相信这不会影响我们喊杀时的气势.

  我们是学生方块的最后一个节目,自我感觉还不错.接下来该我们可爱的教官上场了.一时间掌声,喊叫声不断.

  印象最深的是攻打台湾的演习.三营的营长阿杜,三排的排长盼盼都在里面,我们我们的兴致更加高了.真枪实弹的演习使操场俨然成了战场.硝烟弥漫,只看得人影在其中飞快的穿梭.

  掌声经久不息.

  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这才意识到分别就在眼前.队伍渐渐散了.到处人头攒动.也不知此时教官身在何处.没有像别人一样给教官拍照,让他在帽上签名或是留电话.脱下军装就将把它们捐给贫困孩子.似乎什么都没留下,甚至没有一句再见.恐怕是相见无期吧.可是我知道,那些最真,最纯的东西已留在心中.正想着,听到嘹亮的军歌声由远及近.我急忙跑到宿舍窗边,拉开帘子.过了一会儿,看到教官排着整齐的队伍走过,亦如曾经许多次的清晨,我们站好方队,看着教官这么排队走来.只是此时他们的背影是越来越远."愿你们幸福"我在心中默默祈祷.

  经历过小学,中学的军训.在大学中的这次军训恐怕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了.希望从此以后,我会更加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