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年纪

韩逸茜 2020-07-07

夜深了,喧闹了一天的城市终于安静下来。晚风轻拂,送来一丝沁人心脾的芳香,那是窗台上盛开的栀子花香。透白无瑕的栀子花朵,纯洁而又朴素,正如我们这些花一样年纪的青春少年……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年纪小不懂事,经:屯鹫,大矛盾没有、小别扭不断,各种原因的。有一次,我和同桌又闹别扭,被老师逮个正着,一顿严厉批评之后,老师将我们二人分开,让我和徐明坐在一起。

天!这是对我的最高惩罚!

徐明在我们班是个特殊的存在,他平时不爱说话,和同学相处也不是很融洽,总是默默一个人独来独往。而我是那种从小就爱说话,不分时间不分地点,说起话来没完没了的人。跟徐明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偏偏老师让我和他同桌,这不是要我的命吗?老师却说:“徐明有优点,比如说每次我提问,人家都能答对;你呢?话说了不少,没几句是正经有用的……”

老师,我明白了,您是让我俩互补,嗯,我忍!

之后的几天,徐明果然一句话都不和我说,有时候我忍不住讲几个笑话,他也能像木头人一样无动于衷。我只好去找前后的同学说话,可正上课呢他们也不搭理我。就在我正溜号的时候,老师提问我了,最可怕的是——我没听见老师问的是什么!我慢悠悠地站起来,心理盘算着:这种时候要好的同学是指望不上了,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不敢“仗义出手”,还得靠自己。我厚着脸皮刚想请求老师把问题再问一遍,却听到一个不大却非常清晰的声音从身边传来:“王之涣是哪个朝代的?”瞬间,一股热流涌上心头……我真的没想到,能偷偷帮助我的竟然是平时面无表情、最不爱说话的徐明!我赶紧回答:“唐朝。”坐下的时候听见老师说:“会也不能东张西望啊。”

剩下的半节课,我再也没有东张西望,因为我感动于徐明的帮助。是他,没有让我在同学面前更加难堪,;ち宋业男⌒∽鹧,也许,他并不是非常讨厌我,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六年级毕业时,老爸对我说:“你这些朋友啊,我最佩服徐明,跟你同桌这几年,不但不烦你叽哩哇啦,反而在学习上这么帮助你,真难得……”

其实老爸不懂,我们的世界,哪里有那么复杂,是非善恶,单纯而又美好,就像窗台上盛开的洁白花朵。我们这个年纪啊,栀子花开,青春尚好!

下一篇:种上心灵的庄稼 上一篇:遇见你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