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听见你

韩逸茜 2020-07-09

喧哗的世界沉默时,我会悄悄地出现,安静地看着这个城市静默地睡去。我孤独地前行一步一步,悄无声息。对面好像有一个女孩向我走来,她来的那个世界好像灯火通明。

我有些惊愕,踌躇不已,她却轻轻走到我的面前,不留一丝痕迹,像一只蹑手蹑脚的猫,不带任何修饰,却高贵而神秘。她的眼里不带陌生,只是抬起左手,食指伸出。我像是被某种力量牵引者,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的食指相碰。女孩的表情有些惊喜,一双蓝色的眸子盯着我,深邃而透彻,像是藏着一个隐秘的海洋。

“哎,你是第一个碰我手指的人。”女孩很兴奋,笑声有些尖锐,打搅了一个无声的世界,我有些恼火。

“刚好,你也是今天第一个打扰我的人。”

女孩听到这话,连忙转过身,露出了浅浅的两个酒窝:“不会吧,没有声音有什么好玩的!”

我只是出神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漫不经心地说:“世界太吵了。”

“怎么会吵呢!”女孩一双眼睛瞪得很圆,“你仔细听,有什么声音?”

远处,传来一声声孩子们的笑声,脚步声十分慌乱,木椅倒下去的声音,门吱呀摇晃的声音。我使劲摇了摇头,烦厌地说:“那些孩子又开始闹了。”

女孩听了没说话,只用一双眼睛看着我,尖锐的眼神穿透了我心中最柔软的角落,轻声说:“不。他们不是在无谓地打闹,他们是在用童真的宣泄渲染童年,你懂吗?”

她的话像一弘清泉,徐徐流入我的心田。我愣住了,笨拙地点点头。

“滴!”我听见了清脆的水声,有些失望:“又有人没关水龙头吧。”女孩却闭上了眼睛,很享受的样子,良久才睁开眼睛,亮得澄澈,轻轻地说:“不。那是露珠落地的声音。天成之物就这样结束它短暂的一生,该是多么美好呢!”

闭上眼,我仿佛看到一片青色的草地,或大或小的露珠像一个个安睡的孩子,风轻轻飘过,它们便顺势滑了下来,留下一道道水痕,显得惊心动魄。我被美景震撼了,不敢呼吸,几乎要窒息。

“还有这一片天空。”女孩惬意地躺下,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指着头顶上的天空。

我也顺势抬起头。那是一种不能描述的黑,像是把黑夜揉碎了,一点一点染成的。我隐约听到了什么滑过的声音。想象着,一颗微小的星星偏离了它的轨道,滑向了天际的另一边。女孩“格格”地笑了,笑声也是那么动听。她不紧不慢地坐起身,轻轻地说:“怎么样?有声音的世界也是不错的吧。”

太多美妙的声音涌上心头,是艺术家完工时吹起的口哨,是呱呱坠地的婴儿新生的哭声,是水上的气泡破裂的声音,还是眼前的女孩悄然消逝的声音。

女孩的声音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你开心了,我也要走了。”

“你是谁?”我连忙伸出手拉住她,却什么也没有碰到。

“我?我就是你呀。”女孩笑着说,抛下我,渐行渐远。

轰然间,支离破碎。

我就是你呀。

她一字一顿,最后留下的句号有些硌手,戳到了我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我隐隐约约还能听见你的声音,散落在世界各地。

下一篇:单调中不甘寂寞 上一篇:爱在风景深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