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千载

韩逸茜 2020-09-19

渔阳鼓声阵阵,阙城战刀挥舞。千年行,雕栏玉砌应犹在,行至有止,满城凄风漾开了悲吟。一抷新土,紫藤绕冢,承载了万千,在这岁月涛涛中长流。

——题记

长安古道,绿柳繁荫。长安,我坚持称之为长安而不是西安,因为它包含了太多的意义。是咸阳,是骊山,是灞陵……是太多太多历史的沉淀。

关于始皇,历代文人墨客有着各种各样的评价,不过无一不对他极尽挖苦嘲讽,秦三代而亡或是对他野心的一种报复。少是他是权倾朝野的帝王,年幼的脸上是与年纪不符的深沉,眼神中是要得到这天下的希冀之光:罄此龅搅,六国逐一被灭,烽火染处百姓民不聊生,尸横遍野是你想要的吗?他冷着脸,孤傲中不曾有过愧疚,是要以着万千亡灵铺就千古一帝的路么。

他是个成功的当权者但不是个好父亲。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后世都曾赞过扶苏公子翩翩如玉。亦如当年的始皇,只是比他多了悲悯和仁慈。衣冠胜雪,塞北清冷的月光将他从贵公子磨砺成了坚毅的少年。我不信你么有半分想念,只是因为他是你最看好的继承人,只是继承人而不是孩子。最后的一切都是始皇无法预料的,他的死亡,幼子胡亥弑兄篡位,赵高的谋反,秦朝的灭亡他的一生追求过许多:荣华,权利,地位,长生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有,只剩下一室兵马俑耐人寻味。

六月的临安像一杯美酒醉人心扉,恍若依然有着当年宋朝的繁华。瘦金体,这叫法颇有点落寞的荒意,这瘦是一种病态的美,只剩下凌厉的山和寒冷的水;金是这人世间所追寻的沉重。宋神宗十一子赵佶“天下一人”的花押奠就天下唯此一人,侵染着水墨风华和无双优雅。笔迹瘦劲,转折处可见明显的藏锋,大家都说他是昏庸无能的帝王,可为何我看到的却是他的铮铮傲骨,如屈铁断金。谓之见字如人,这是何等的骄傲,方风骨如斯。

初登皇位的徽宗也曾一腔热血,军国大事全部落到到了不到弱冠之年的他身上,渐渐衰颓的国势他已无法力挽狂澜,若他只是个闲散的王爷而非一国之君会好很多吧,纵有君临天下意,可怜只是诗书人。似乎宋人天性中就有着深沉的情感,骨子里流露出的就是一种儒雅,这是一个艺术家的悲剧,可悲生在帝王家。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谁功谁过早已被历史一点一点抹去了真相,只剩下胜利者的颂歌。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注定没有出路。我们在往昔追忆华夏五千多年历史,这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下一篇:银杏随想 上一篇:那一次改变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