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努力读懂白发

韩逸茜 2020-07-09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老人静静地注视着镜子,目光中,是少许的平静,但更多的,却是迷惘——那么沧桑;双鬓已经被渲染成了一片花白。这老去的一切都足以见证她以前的光辉岁月——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却又那么不堪回想。

如花美誉,似水流年,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她,是一个永远爱美的女人。却因为自己心中的柔情,弄得自己满头白发,而把所有的美丽都无私地献给了另一个女人和一个无法读懂她那满头白发的无知小孩。

而那个无知的小孩也曾努力地想要把那白发读懂,可是,它隐藏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丈夫因为一场车祸而早早辞别,一个人坚强地,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倔强地将三个女儿独自拉扯大。那时,想必老人也不曾有过如此白茫。可不知何时,世间何物催人老,半是鸡声半马蹄。随时间的流逝,老人为女儿们的日月操心有了“结果”——那一头白发苍苍即是。这,几乎就是我对于那白的全部理解了。

当一朵花在悄然凋谢之时,另一朵也会不堪地凋零。再看看另一个女人;厥,凝望,人,却不如旧。天若有情,天亦老。另一个女人,在一个人面前,永远也不会表现出自己爱美。那个人,就是孩子。为了孩子,女人弃其所有,眼看着,一朵朵光彩夺目的花不一会儿就变成了苍白,枯萎的凋谢之花。她也是,为了孩子,付出得一头白发:⒆尤春苣讯炼。毕竟,在孩子眼里那些白发,或许只是人老去的象征吧。可是,孩子曾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你,那你身前的女人又何尝会拥有白发?还是说,孩子的心灵果然还是不够成熟?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也从未向任何人诉说过,只有寂寥的星光和月光沾满了一身。从没有过任何怨言,哪怕是孩子对她有不满,哪怕是孩子对她生气。罢,罢,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谁也不愿意打破女人自己的选择,哪怕自己被弄得如此憔悴不堪。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唯有落花才可知晓,这一头苍白所诠释的一切;也唯有落花,才能真正读懂白发。念天地之悠悠,独苍然而涕下。悲悲秋色中,唯有落花,枯藤才可知晓女人的付出。

风雪之中,那些苍白诠释了两位母亲的爱。母爱无所报,人生更何求!不惜自己的美丽而选择倔强地将孩子养大。本来,自己可以安享幸福,却因为自己的多情而放弃那繁花草茂的花园,而选择了易老的枯井。

老人,在默默地注视着镜子。镜子中的她,依然是那么苍老。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萧秋中,老人把再也持不住物是人非,怅然若失了。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泪汪汪,却又无法落下。

而母亲,却默默地注视着她的母亲。苍老,也亦是如此。虽无那般沧桑,却也丝毫不亚于那般憔悴。那些无法改变的白发,成了母亲老去的标志。为谁辛苦为谁甜?而我,则默默地注视着母亲,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只是这悲廖令我竟无法言语。但愿母亲能知晓,我并非不理解那些苍白,我只是无法完全读懂那些白发所表达出来的。我当然知道,母亲心中一直都有一个信念。即使我无法完全读懂,但我确乎是在尽我所能来理解了。用持插云髻,翡翠比光辉。可是,有曾想过,一去即不复返。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恰逢秋,人生中的忧愁种种,都被寒月,脆花,给表达了出来:问辈欢,恰逢此时。母亲,用白发证明了她的爱。母亲的母亲,亦此。善哉!

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读懂了那苍白,我相信,那时的我,也正在老去,也正在回首,凝眸。我相信,我也会拥有苍老的白。白色,将带去自己的深情,就像母亲,母亲的母亲。那些疲惫,沧桑,是留给自己的。既然自己选择了这样一条曲折的路,不如走好。

母亲,静静地注视着镜子。我已深深感受到:母亲在感慨。我,在静静地注视着母亲。我在努力读懂那些不堪回首的苍老。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镜中的母亲,正在渐渐老去,也正在无悔地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