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不会的爷爷

韩逸茜 2020-07-04

每次听写,我都会好好治治这个零分零到五年级被迫退学的“文盲爷爷”。这不,又来了!

“爷爷——听写!”我开启了我的“狮吼功”:俸,这招在班里我可是无人能比哟,嘻嘻!

“哎哟我的祖宗喂!”爷爷吓得直嚷嚷:,谁让你那么悠闲自在,本小姐不爽!“好好好,来了来了!”等到爷爷来了,依照惯例,我要先“教”爷爷读词语,免得听写时我听不懂他在报什么词。

我清了清嗓子:“咳咳!嗯,这个词——”

“龙意!”爷爷抢答道。

“天!真是的,是‘浓郁’啦!跟读一遍!”我朝爷爷吹胡子瞪眼,“恨铁不成钢”。我继续一个字一个字地教着,十分专心。倒是这个“学生”,老爱开小差!我决定增加一个环节——抽查!

我又清了清嗓子,指着“弧线”一词说:“这个,怎么读?”

“。空飧觯”爷爷先是皱了皱眉,又马上底气十足地应道,“孤线!”

“天啊天啊,是‘弧线’!”我叫道。又指向“磕磕绊绊”这个词,问爷爷怎么读。

爷爷顿住了,搓了搓手,心里七上八下的。突然,他的眼睛亮了一下:“磕磕碰碰……呃,绊绊?”

天哪,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朽木不可雕”?可偏偏为什么就让我给碰上了呢?呜——我真惨。唉,没办法,先凑合着听写吧,不然时间就不够用了。

唉——到头来,爷爷还是分不清这三十多对词。真是教不会的爷爷!

下一篇:写给地球“寄生虫”的一封信 上一篇:夜宿动物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