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冬天有关

姜国成 2020-08-12

走到阳台,深呼吸,冰冷充斥着我的肺,顿时清醒了不少,才发觉她已经悄悄地来了,踮着脚尖,可她的气息却无法阻挡。尽管没有扬扬洒洒的白雪,没有凛冽刺骨的寒风,但她接着秋的背影,悄悄地来了。以往是不喜欢冬的,觉得她严肃、苍白。不像春的温柔,夏的火热,秋的爽朗,可如今在这校园里,我却看到了她的美。

她的美是安静神秘的。走在路上,厚实的衣服挡住了她的气息,我取下围巾,贪婪的嗅着,她却逃走了,轻灵的脚步却没有掀起一丝波澜,周围还是一片静谧,只能听到脚步声和呼吸声,空气仿佛也停止了流动,我想他一定已经为冬的美而沉醉。漆黑的夜幕开始吐露出白色,却只是熹微,像是一杯醇厚的黑咖啡,滴上了几点纯白的牛奶,交融,一种浑然天成的美。若不是冬日,定是见不到这神秘的美。

她的美是独树一帜的。苏轼曾写道:“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的确,冬景没有春的泉水叮咚,没有夏的绿树荫郁,没有秋的硕果累累,但她自有一番美丽的风景。小草看到她的风尘仆仆,羞得钻到了地底;树叶看到了她的淳朴自然,纷纷落下为她铺下了一条地毯;松柏看到了她的娇弱可爱,骄傲地为她保驾护航。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冬日的阳光,在寒冷中,冬日的阳光充满了温暖,洒在身上,心里也发烫,就像母亲的手,抚慰了心中的烦闷与喧嚣。喜欢呆在冬日的阳光下,哪怕就这么静静地站着,想着,也是一种满足。

她的美是生机勃勃的。也许你会想,“生机勃勃”是来形容春的,其实,冬也是生机勃勃的。因为冬的到来,树叶才能落到地上,回到土壤,为来年的春意做好准备。因为冬的到来,俏丽的梅花才能舒展绽放,如果不是冬,就不会有王安石的“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也不会有陆游的“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其实,在冬的历练下,小草才能愈发的生机勃勃,树木才能愈发的坚毅挺拔。是她,让春天有了生机与活力。

冬是美的,但我还是有些遗憾,遗憾没能看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壮丽景色,遗憾不能像以往一样和伙伴们堆雪人,打雪仗。但还是感谢冬,她让我看到了她的美,让我沉醉于她的美。不再讨厌她,而是爱上了她,想跟着她的脚步;也不再听那句“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因为我想抓住她冰凉的小手,让她再多留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