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隐逸,勇担当

佚名 2020-07-04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自隐于青山绿水固然可以获得精神的超脱自在,但这世界需要的是以天下为己任的胸怀与担当。

纵观中国古代文化史,恬然归隐的思想贯穿始终,沉湎于湖光山色,令人向往,却缺少了心怀天下的担当。

“式微式微,胡不归”,历代文人骚客每逢官场受挫,使小舟轻摇,自隐于山色湖光。皓月当空,青松如盖,他们在繁花丛中流连忘返,在朗月清风中吟诗作对,“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彼窃谧匀恢刑找毙郧,逍遥自得。然而剖析他们的心路历程便不难发现,“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的气节背后,是怀才不遇的悲伤。他们不能在社会中一展才略,便躲进自然天地中自娱自耗,他们有着十年寒窗、博览文史的学识与才情,有着超于常人的天下意识与宇宙感悟,都因一时的怀才不遇便忘却了以天下为己任的担当精神,绝尘远去,将才华埋进一座座孤山。

历代隐逸之风,与其说是安逸乐进、高风亮节,不如说是消极避世的狡黠与懦弱,黄钟毁弃,瓦釜雷鸣,都不是逃避的理由!笆滦薅,德高而毁来”自是人生常态,但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以担当精神扶狂澜于既倒。

蔡元培面对乌烟瘴气的北大,以担当之精神引进西方的办学理念,在北大提倡学术民主、思想自由,蔡元培用单纯的理想、坚贞的信念驱散了密布的乌云,赋予北大一个兼容并包的全新灵魂。崔永元面对电视界的商业化、庸俗化,孑然一身、矢志不渝,以一己之力对抗浅薄与浮躁,呼唤道德与良知,尽管饱受抑郁、失眠的折磨,他却以担当的精神、坚定的信念,坚守良知,为业界带来一丝曙光。蔡元培和崔永元,他们心怀天下的兴衰,不计一己之得失,终会因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而被历史铭记。

宋代大儒张载有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与孙中山先生的“以担当中国改革发展为己任”的担当精神不谋而合,在社会发展的浪潮里,梅妻鹤子固然清高,却缺少了指点江山的豪情与担当。

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久留。漫漫人生路,勿忘与担当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