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小憩

佚名 2020-07-17

以前还没有,越长大越是频繁地感到,一天到晚总是在忙忙忙,真正静下来反省一下,却发觉除了自己的手每天不知疲倦地忙碌着,心却一直处在半昏厥状态。

再忙碌也有感到踏实的时候。一切美好的记忆都与童年窗外的那棵杨树有关。三四岁的时候,第一次独自睡在黑漆漆的小屋里,是窗外夜雨打在叶上的叮咚伴我一夜好梦。

虽然搬家后再没见过它,但深深植入的记忆让我在每个下雨的夜晚都格外安稳。

也常常扪心自问:我是一棵树吗?却为什么越大越麻木?每当在体验着某种情感的时候,总是匆匆,仿佛生活只是一个过场梦。梦初醒时感慨万分,而时间也总会把那份不现实的快乐或悲伤逐渐磨去,只留下一片灰色的怅然。

我总是以太忙了,时间就是生命来欺骗抑或是安慰自己,却从不为自己的缓慢而没有时间停下作深刻反省。当我心猿意马,当我身在曹营心在汉时,为何不将这宝贵的时间和心情停顿整理,而强迫自己做一个来去匆匆却无所得的过客呢?

我想没有人乐意做生活的过客。

十分羡慕余秋雨在《夜雨诗意》中写道,夜雨中的想象是对窗而立,在雾气朦胧的窗上用手划,划着划着便划出心中思念的那个名字。可是如果真有机会,我又为自己悲哀:我居然没有一个可以划的名字。

那是因为我们太累了,不是肌肉酸痛,而是心力交瘁。匆匆使我们的心田早已大旱多年,寸草不生。我想也许大多数人已走了几十年的人生之路,却还从未停下脚步整理自己的衣衫,调匀呼吸来准备以更充沛的精力度过下一天。

谁是生命之源。

它早已超脱了生物的范畴,它也是心情变化的动力。

白天的雨大多只走形式式,不是毛毛就是瓢泼。但夜雨不同,它们通常安静沉稳或电闪雷鸣。在夜雨中作一番小小的休憩吧,停下你的脚步,也停下你忙碌的心。

下一篇:永恒的停驻 上一篇:问,与探索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