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让真实偶尔错过

佚名 2020-07-04

星星是什么?

“星星是顽皮的小精灵!”“不对,星星是仙女裙子上的珍珠!”“才不是呢!星星是天庭里的路灯!”

“呵呵,孩子们,让博士爷爷告诉你们,星星是一种天体,跟我们的地球一样。它们不是珍珠,他们跟地球一样大,甚至比地球大很多很多。它们也不是小精灵,在那里并没有生命。星星就是一个巨大的、表面凹凸不平的球状天体。”

某少儿节目中,一位戴着大眼镜,捋着白胡子的老爷爷对一群天真的小朋友们如是说。于是,星星再也不是精灵、不是珍珠、不是路灯,而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球,一点也不美的球。

那位博学的博士爷爷慈祥的告诉小朋友们一个他们应该知道的常识,却让我感到莫名的悲伤。

何必急于告诉孩子们这些真实,就让他们相信星星是精灵,会眨眼睛会说话又有何不可呢?当一个孩子像一本辞典一样一本正经的告诉你星星是一个怎样怎样的天体的时候,你会因他的博学而惊喜还是因他的真实而悲哀?十万个为什么,在一个孩子的心里有着百万种答案。在那里每一阵微风都是一个仙女的叹息;每一缕月华都是嫦娥手帕上的银丝;太阳公公会驾着马车从天这边跑到天那边,然后换成月亮婆婆;每一个蚁穴都是一个神秘的王国;每一片绿叶都是一个昆虫的乐园……

童年是世上最美丽的童话,而长大是对这童话最无情、最彻底的摧毁。与其让孩子们点着头说“我知道了,原来星星是这样的”,何不让他们天真的笑着说“我知道!星星是那样的!”

孩子可以有孩子的天真,那么我们呢?当我们看到星星却想到光的传播,听到虫鸣却想到生物进化论,看到叶儿飘落却想到万有引力……当我们的童年被时间摧毁殆尽的时候,我真得不想再面对那么多真实。

我知道,如果只有童话,世界会变得很原始、很无知,所以人类无止境的去探求更多的真实。可是我希望在你我内心深处的某一个地方,能为童话留下一个小小的角落。在那里,住着太阳公公和月亮婆婆,住着白雪公主和小矮人,住着会眨眼睛、会说话的星星小精灵。当不太美丽的真实让我们觉得疲倦,我们可以缩回那个角落,静静的哼唱儿时的歌谣。

我当然知道星星是一个怎样的天体,可是我还是相信星星是一群会眨眼睛、会说话的小精灵。我当然接受那些亘古不变的真实,但是在内心的某个角落,我会让那些真实与我偶尔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