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父爱并不遥远

于萌琳 2020-07-07

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我默默地把127分的卷子放到父亲面前,他抬起眼轻哼了一声,签上三个大字后又继续埋头看报了,我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作罢,反正我也习惯了,收拾好东西,我顺手把门带上,那轻轻的关门声,仿佛一声叹息似的。我头也不回,大步向候车点走去。

其实,我也想他对我笑一笑,说声“考得不错”的话……

我跟我父亲好像是天生的敌人,从小到大,我们之间的交战从来都没停过,每当我闯了祸,他总一声不吭,拿起木棍埋头就打,大概是遗传了他的执拗,我也不哭,一阵阵清脆的抽打声和妈妈的哭喊声混战,最后便以一声摔门的巨响——我的夺门而出而告终。

妈妈对我说,他是爱我的,只是不知道怎样表达,让我多和他沟通。沟通?我冷笑:鸵桓龌髟跹低ǎ克踔粱岷吐繁咚夭幌嗍兜纳ń执笊粜σ恍,却吝惜地不肯的对我展露分毫,他表达“爱”的唯一语言,便是那无止境的木棍抽响,而我回答他的爱,便是比说话还要多的摔门声。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但在我看来,父爱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沙漠中的雨水,遥不可及。

想着想着,校车已经到了学校,前脚刚踏进大门,好友便神秘地凑过来:“嘿!你知道星期六是什么日子吗?父亲节!”顿时,冰冷的老脸又出现在脑海,我厌恶地说:“关我什么事?”“你不对你爸爸表示什么吗?我昨晚已经送了,当我对我爸说我爱你的时候,他都哭了呢!”好友兴奋地说,说完便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去了商店……

拿着用几个月零花钱买来的皮带和二锅头回到家,送皮带?呵呵,真讽刺,他以后应该会拿这个抽我了吧……往左右望,道路两边空旷无人,真是应景啊……

怀着忐忑的心情,面无表情地将礼物丢到他面前“爸,今天父亲节,节日快乐。”出乎意料,想象中的巴掌并没有落下,他慢吞吞地拆开礼物,叹了一口气,对我说:“今天你妈不在家,陪我喝一杯吧,也好壮壮胆。”

可怕的寂静,冰冷的房间里只有酒杯的碰撞声,放下酒杯之时,不经意间发现他的双鬓已经斑白,何时,他已不再年轻?我望着父亲,幽幽的说:“爸爸,我……我……我爱你”极轻极快的带过,也不知他听到没有,“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你的那条快断了……”没等我说完,喝得微醺的父亲喉咙里冒出一句:“这次考试考得不错……”我的眼顿时热了。他拿起酒杯,仰头猛地一倒,眼睛闪闪的,红了。他慌忙掩饰道:“这酒……这酒太烈了……”我笑笑,哽咽着:“是烈了点……”说罢也举杯一饮而尽,热泪,流进了嘴里,是甜的……

双目对视之间,我看见他笑了。

原来,父爱并不遥远,他一直在我身边,抬头望见窗外那棵杏树,繁茂的绿叶之间,一大一小两只小鸟,紧紧依偎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