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犹可追

san 2020-08-12

曾经百姓流离失所,杜拾遗在破旧茅庐边苦求:“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仍免不了邻有饿殍;如今人民安居乐业,“宝马雕车香满路”,虽有“朱门酒肉臭”,绝不见“路有冻死骨”,看似家家富裕奔小康,但正如狄更斯所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金玉之外之下往往包藏着败絮其中。

人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但我只听到孟子直言“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贫贱之下仍不移本心;萨顶顶名利俱全,只为声明更加鹊起,以便财运滚滚而来就公然假唱,被拆穿后仍不知悔改,只给公众一句“下次再演精细些”。倘若真是仓廪实后就可知礼节,为何我只看到才子大多寒门出,纨绔多从富贵来;倘若真是衣食足后就可知荣辱,为何贫穷者仍能坚守人穷志不短,富贵者反倒贪得无厌。

其实,不是钱财作怪,而是人心作祟,我们不能保持“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本性,反而被现代社会的繁华迷花了眼,一步步抛弃了孔子的仁义礼智信,恭亲让俭廉。而如今扪心自问,蓦然回首,自会豁然开朗。虽则“往者不可谏”,但“来者犹可追”,我们即从今日起重拾老子旧家风。

司马迁宫刑之后仍不放弃,从而“著成信史照尘寰”,胡歌车祸后重振旗鼓,梅宗主一出,谁与争锋。古时倡导“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而如今既有马云是中国首富,也是中国首善,又有韦思浩勤俭节约,省钱帮助他人。

重拾家风,别让“扶不扶”这类小事像“生存还是毁灭”一样成为千古难题;重拾家风,别让“;丶铱纯”被尴尬地载入法律;重拾家风,别让“孔融让梨”成为奢望,“曾子杀牛”只存在于典籍。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我们要错而能改,万万不可文过饰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