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择

王润超 2020-08-07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题记

看见鸟儿们惊得四散奔逃,当我听见河流的叮咚转向了呜咽,我不愿叹息什么,风更不会哭泣什么。我清楚地理解现在的处境,我的命运也就是越国的命运。

我不仅是大自然的儿子,更是越国黎民百姓的儿子,看见颓败的家园,倾听战士们沉重的叹息,我做出了选择。

放弃的是青山绿水,是亭台轩榭,是欢歌笑语,是兄弟父母,是荣华富贵。选择了人前假意,咽泪装欢,是深夜泪湿巾帕,是违心逢迎,是刻骨的伤痛。

然,我深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虽然我一人如入牢笼,但我的人民却因此而死里逃生。我不求人们为我歌功颂德,这只是儿子对人民母亲的一点回报。

我打点行装,泪水被风吹成一条弯曲的小河,流淌在祖国大地上。我又轻拂了一下琴弦,音韵在山谷中回荡婉转成心灵深处的泛音。

笛声寒,窗影残,何日再称王。

日复一日,卧薪榻,尝苦胆,苦修行,以明志。为夫差,引路牵马,跑为马蹲,尝其粪便,只为复国之念,以雪亡国之耻,以解离所失亲之恨,心中一直只有一个信念:“越必灭吴!”

于小楼之上,看月光媚,徐徐的风送来春意盎然。荣归故地,打马凯旋而归,翘首昔日宫殿,因我的到来篷壁生辉。至此之时,举国欢腾,九州同乐。大殿之上,琴瑟钟鼓,交相呼应,群臣低首,尽呼万岁!我于书房之中,推窗,揽一室柔光,引笔铺纸,挥毫泼墨,只写一个“忍”。

梦里思故乡,花时别都城。天涯,咫尺人孤零,愁听,阳光第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