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韵

王姝媛 2020-07-05

造物者带着一身骄傲立于巅峰,俯瞰众生。上下五千年,中国的传统文化持续存在于一种经久不衰的氛围中,一切伟大的精神创造将精神价值看得至高无上。中国的造物者艰难的诞生于历史的荒流中,他们创造了一份独一无二的文化魅力,或许是古乐狮舞,或许是建筑服饰,而我所热爱的,只是一处回归自然的古迹。

清晨,拨开一团迷雾,便逢到一座古城。当我第一次踏入凤凰,扑面而来的是青山绿水。闭眼呼吸,凉意自鼻尖沁入心脾。脚触上一条青石板路,手划过黄泥砖堆砌起来的土墙,眼前的回龙阁右街浮动在斑驳艳影中,两旁店铺林立,小吃摊连着古韵犹存的家庭客栈,陈设着工艺品的小商店连着苗族特有的银饰店。如此浓郁的古意古韵,不禁让人疑惑春秋时期人称“五溪苗蛮之地”的凤凰是以何种姿态存在,会不会有游街叫卖的小吃和那撑着油纸伞的姑娘。

历史演递,云卷云舒,凤凰终于迈上了历史的舞台,成为一座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为一体的古城。这座专为战争而建的城至今仍然保留着南方长城、黄丝桥城堡等战争痕迹,曾经的硝烟让凤凰有了豁达的包容性,文化的交融也见证了她独特的意义。凤凰,这一个地方又以另一个意义无所依附而独立存在。

带着淡淡的惆怅,我漫步在悠长悠长的古巷,走出巷口,迎面屹立着一道万里墙——南方长城。顺着石阶登上长城,当手抚上城墙,感受到的是它依然跳动着的脉搏。伴随着这脉搏向前看,便看到哨台、碉卡。不难想象曾经骁勇善战的战士在这里厮杀。为了;ぜ以,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一身男儿正气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一道厚重的城墙,犹如一页页史书记载着以往的刀光剑影。

过了城墙,跨过沱江,在中营街的一座南方古四合院前我停做了脚步。房子小巧别致,镂花的门窗古色古香,牌匾上刻着“沈从文故居”,故居内陈列着沈先生的墨宝、遗稿、遗物和遗像,每一个瞻仰者面对沈先生的故居,总会感慨:历史竟留下了一件如此美丽的瑰宝。

走出沈从文故居,又决定去拜谒沈先生的墓冢。沿着沱江边一条弯曲的小巷前行,直到一片稀疏的树林出现在眼前,林中一条石径从高处蜿蜒下来。沈先生的最终就选择了在此长眠,我感到有些悲哀同时又为之叹服,不管他生平如何辉煌,最终他选择了归于平淡。它是一个为他的作家,将凤凰里的淳朴嵌入他的《边城》,我应该感到庆幸,作为一个拜谒者,内心再一次被震撼,被沈从文,更被他的凤凰城。

我遇见的是一座蕴含文学意味的古城,胜似一坛老酒,岳存越香。

下一篇:心中的坚硬与柔软 上一篇:书经典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