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古韵

罗焱丹 2020-08-12

已然是春的时节了,身处山城之中却无这春的闲逸。

或许,是该寻个好去处,去感受那梦寐已久的浸淫于文化中的春。

早闻一地名曰中山,闻得此镇脱离尘世,依山傍水;篱落飘香,疏林如画,独具风韵,想必定是个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生香,岭上蟠桃红锦烂,洞口茸草翠丝长的人间仙境罢。

怀揣着憧憬来到镇上,但见一柳树斜枝侧卧,拂于水面,傍水之巷便是古镇了。镇上游客络绎不绝,人潮拥挤之中虽是春阳柔和却早已是汗透衣衫,已失赏景之心,那古韵尤存的木制阁楼早已被彩漆所染,气味甚异。漆面闪现的都市光泽反让人所感城市的厚重压抑,古镇之风尽失。

穿过巷来,便见一树,树形甚异,却被挂满挂牌,美其名曰:;な,人们往往到此处留影但辄返。

本以为这便是古镇尽头,大失所望之时,却瞥见几方青石板青幽湿润,重叠成梯状,梯上便为一巷。

步入巷中,外界嘈杂纷扰一扫而空,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夹杂着木香的湿润气息,这巷中房屋尽数是由铆钉拼接,原木搭建,天长日久,钉也融入木中,渗出些木香来,甚是好闻。偶有一老人,坐于屋前,打些璎珞,那日光星星点点把那璎珞的素色流苏尽数染成了淡棕色,足是这古镇的颜色。喜爱者便可购一两个去,没有叫卖冗杂之声。唯有那潺潺流水之声,携清风入镇。偶时又有渔者歌曰:清水池边明月,绿杨堤畔桃花。别是一般滋味,凌空几片飞霞,细听其又道:野外清风拂柳,池中水面飘花,借问安居何地?白云深处为家。果真是应情应景。

巷有一拐角,转过弯来便豁然开朗,可见一庙宇,雕梁画栋,甚是巍峨,真一大观也。上分八卦含阴阳,下属九宫定龙虎,上含天地应四时,下含地户属五行,中合人意风调雨顺。来往参拜之人。尽是虔心所向,皆为此庙应合山之巍峨,水之壮美之态所折服,又为中华传承千年的文化与山林浑然一体而感叹。

前行数十步,便真是到了古镇尽头,一棵参天古树屹立于古镇之巅,盘虬的树根若巨蟒之形,卧于树下。树下有一怪石,顶部浑圆,中有通透之处,似玉非玉,极其秀美,石下有雏鸡十许头,或俯身啄米,或藏头于羽翼,悠然自得。

我盘膝坐于石上,遥望东南,建几处依山之榭,纵观西北,结几处临水之轩,新叶拥簇间却只能窥见几许灰白的青瓦,不可知其位置。这古镇沉淀多年的文化之魂融于自然,脱于凡俗,给予我这春的蓬勃与灵魂。

夜深春意愈浓,古镇便只余下些昏黄的灯火了,应是告别古镇之时了。这古镇给予了我的文化浸淫下的春的灵魂,万望莫被人叨扰,余愿足矣。

下一篇:红色情结 上一篇:愿做空巷半折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