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故乡花开时

無果 2020-09-19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对口袋才有着如此深厚的感情。

现在,小孩子的衣服上仍然有很多口袋,其作用主要为了点缀装饰。可我不这么认为,我想告诉人们,口袋所装饰的,不仅仅是漂亮的衣服,还有童年的快乐,以及孩子们五彩的梦想。

三月的天,多风多雨也多情,这一方土地虽不真属于杏花烟雨的江南,却也正值花开时节,于是,本就多情的地方更显风情了。

这本应该是百花争艳的热闹季节,也应是人们世事纷争的紧张时刻,只不知,古中国为何把那个似乎有些煞风景的节日——清明,定在这个时候,这个令人兴奋却又无法掩饰掩饰那份忧伤的节日。不过,却也因为这,故乡的花在这时似乎比哪个地方、哪个时候都要开得灿烂些。

是的,纷纷雨季,偏逢故乡花开正盛,伤睹花落任飘零,这怎叫“路上行人”不断魂呢?映山红映红了漫漫山野,那是杜宇啼血染遍的哀伤,不知是不是望帝太想念故乡,依旧不知何处方有酒家,却已不再有牧童指引了,或许,杏花村早已不再,孤独无依的魂,真的断了吗?挂满幽愁的故乡行人,除却漫山“血色”,你还看到了些什么?

在多少个昨日前,这都还是身边熟悉的身影心爱的人儿,而今,却已作了一方方冰冷的坟墓,那昨日的余温还没有散尽,又怎么忍心让它成为永远呢!故乡人伤,故乡行人这时候或许伤得更挚更真。因为,难得的花开,不绝的风雨,这时候已不仅仅是风吹雨打落花残了。

也许真的双手抚在墓上直至石墓和雨水冷彻心扉都不愿醒来,也许真的要蹲在墓碑前轻轻地抽泣者慢慢诉说什么而久久不愿离开。可是,这一刻不想要的清醒,却无法躲开祭祀乐声的震撼;昃,人醒,梦断。故乡花好,故乡花开得正灿烂,折两枝插在坟前,虔诚地祈个愿或许才是最好的。

在坟前恭敬地献上一杯酒,这习俗至少在江之南都似是这样的,只是为什么不先与先祖同敬呢?或许这也是对已故之人的尊敬,但“举杯同庆”似乎比什么举止、什么言语都要来得尽意……几乎所有人都不再相信坟中人真能够泉下有知什么的,却都愿这样虔诚地膜拜下去,这大概就是深藏在每个华夏儿女心中的“大孝”吧?不然,那坟上“数钱”、坟头插花、坟前烧香点蜡的孩子,那坟边“装坟饰墓”的壮年,那坟旁抹泪的老人,他们脸上的庄重与肃穆又怎会那么真呢?是吧,应该的吧,这又是故乡花开得正盛的时候了!

举家欢乐无人闲,这该是过春节另一种意义上的欢乐气氛,尽管带着一种幽幽的伤感,这也算是一次大团圆了。却也正因为这份伤感,使得彼此心与心的距离拉的更近了,在举手投足间实现着坟前祈的那个愿:让故乡的花开得更盛更久些。

清明雨打非无情,故乡花开原有意。古人把清明定在这个花香飘满季的时候,该有它无与比拟的寓意吧!那真正的烟花三月的江南,不知是否有这般山花烂漫更显风情。“杜宇不悲,行人不哀,三月花开永不败!”看,花是真的真的开了。

是了,是了,而今,又是故乡花开时!

下一篇:苦涩而美丽的承受 上一篇:黑夜与孤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