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的薄荷

薛馨梅 2020-07-05

前天去姥姥家时,门前那块平坦的水泥板让我惊讶了。怎么会这样呢?我那片青青的小薄荷哪里去了呢?

姥姥若无其事的说:“因为铺路,所以就把树和那一小块薄荷给铲了。”我很可惜,还很生气,怪奶奶不;の业男”『。惋惜与生气的交织中,我的脑际里飘出了那一幕幕我与小薄荷的精彩画面……

不知是多少年前的亊了。只记得一次在姥姥家,我曳着幼稚的童音不知疲倦的四处奔跑,闹得姥姥不得片刻安宁。终于,她火山爆发了,把我关在门外,叫我反思。我哪里知道什么叫反思,还是嘻嘻哈哈的,把姥姥的话扔到脑后,左看看右瞧瞧。闹累了,就一屁股坐在长着许多小绿苗的地上。开始觉得凉凉的,怪惬意的,后来感到湿湿的,味道怪怪的,我当时还以为是小狗尿的,便放开喉咙大哭了。姥姥闻见哭声便急急的推开门抱起我,问我是不是摔着了。我说沾了小狗尿。姥姥见我裤子上有湿的,先一愣,但马上又大笑了:“哈哈哈!你这小东西,你是沾了薄荷的光了,鼻子长歪了吗,这清凉凉的,怎么可能是狗尿呢?”

我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小块薄荷,气不打一处来,叫你让姥姥笑我!于是,我的两只小脚狠狠的踩踏着这块小薄荷,直到我的气消了才罢休。我的恨消了,再看看那些小薄荷,一个个浑身污泥、垂头丧气、可怜兮兮。太棒了,我得意忘形,蹦蹦跳跳而去。

过了些日子,我又去姥姥家了。进门时的一件事就是去看看曾被我“蹂躏”的小东西,我幸灾乐祸的劲儿还没出来,那些小东西昂首挺胸的精气神让我惊呆了。它们仿佛向我挑战,炫耀它们顽强的生命力。我心中似乎又平添了愤愤之情。

片刻后,姥姥突然从客厅出来喜洋洋的说道:“今儿让你尝尝特别的东西!”话音刚落,只见她用镰刀割了一小撮颜色青青的薄荷。我分明听见姥姥割杀小薄荷时的沙沙声,是小薄荷在哭泣吗?姥姥为我报仇了,耶!

姥姥走到水池边,用清水淋着这些小东西,把它们洗得干干净净,弄得清清爽爽,晾干后,又用开水冲泡。奇怪的是,这一冲泡,让姥姥的房子里弥漫着清清凉凉的香味,令五脏六腑透凉透凉,好像有天山雪莲的清香,又好像有金鞭溪里飘逸的清风……

我神智飘渺,薄荷的清香把我迷住了。姥姥又递给我一杯刚泡好的薄荷水,一杯水下肚,感觉很特别,心中的那些恨气怨气,不知不觉的像是化作一缕轻烟悄悄的跑得无影无踪。感觉真好呀!我那些小脾气都哪儿去了呀!于是,“冤家路宽”,我居然爱上了这些小东西,爱上了这些青青的小薄荷。从此,只要一到姥姥家,我就给我的小薄荷浇水、松土,把它们弄得舒舒服服的,我们还成了好朋友……

如今,我的小薄荷小朋友都不见了。唉!什么时候又能见到我的小薄荷呢?哪怕是在梦里,但愿我的小薄荷能经常能光顾我的梦境,特别是在我生气的时候,总希望有一撮绿晃晃的影子在阳光下凝视着我微笑。